中国足球第四次反赌打黑风暴_中国足球_网易体育

谢亚龙在担任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群众体育司司长、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和受国家体育总局委派担任中国足球协会副主席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1998年至2008年6月,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合计折合人民币136.38万元。

1998年至2009年间,南勇收受多人给予的现金合计人民币119.6554万元及手表、项链等物品,为多家足球俱乐部、球员、教练员及相关人员谋取利益。

1997年初至2009年12月间,杨一民利用担任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等职务的便利,为有关单位或个人谋取足球裁判员任职等方面的利益,先后40余次收受20余个单位或个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25.4万元。

2003年3月至2010年,为他人和部门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贿赂,共计人民币79万余元。除此之外,李冬生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伙同他人采取骗取手段,共同将公款非法占为己有,数额10万元以上。

邵文忠1998年至2003年,共贪污人民币420万元、挪用公款人民币400万元。被告人邵文忠贪污一案,公诉机关起诉指控其贪污犯罪三起,数额总计人民币931万元。经过法院审理确认:起诉指控的第一起事实由贪污400万元改为挪用公款400万元;起诉指控的第二起事实由贪污520万元改为420万元;起诉指控的第三起事实贪污11万元未予认定。

蔚少辉利用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开发部副主任、比赛总协调、比赛监督、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领队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承办、协调组织商业比赛、俱乐部甲级联赛比赛、聘用国家队管理人员等方面的利益,1995年至2010年间,非法收受或索取他人财物,合计人民币123.6554万元。

1997年4月至2009年10月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谋取利益,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先后24次收受陕西国力足球俱乐部等8个足球俱乐部和2个省市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人民币共计238万元。

2005年至2009年,利用执裁足球比赛的职务之便,为相关足球俱乐部及相关人员谋取不正当利益,先后20余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48万元、港币10万元。

1999年至2003年,利用执裁足球比赛的职务之便,为相关足球俱乐部及相关人员谋取不正当利益,先后7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81万元。

2001年至2005年,先后8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49万元。2009年,对黄俊杰等4名足球裁判员行贿8笔,共计人民币35万元、港币10万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三百九十条

2003年至2009年,利用执裁足球比赛的职务之便,先后11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94万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三百八十六条有期徒刑6年,没收财产人民币15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三百八十六条申思有期徒刑6年,祁宏、江津、李明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三百九十条执行有期徒刑6年6个月,没收人民币15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四条执行有期徒刑3年6个月,罚款人民币15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四条执行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被当庭释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四条执行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罚款60万人民币,被当庭释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执行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被当庭释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第一百六十四条、第二百七十七条执行有期徒刑7年

1999年,申花为了在甲A联赛得到裁判的关照,送给了张建强10万元。在2003年争夺末代甲A联赛冠军的“上海德比”里,申花向张建强行贿35万元,让张建强安排陆俊担任这场关键比赛的裁判,最终申花胜出。但法庭证据显示,在2003年的上海德比上,申花一共出资550万行贿,陆俊与张建强只平分了其中的70万。另外480万去向不明,有待调查。2003年11月26日,为了能够在争冠中占据先机,申花曾向陕西国力俱乐部董事长李志民行贿,最终陕西0-2负于申花。

据张建强的供述,在鲁能获得1999赛季甲A联赛和足协杯冠军后,为感谢他在裁判安排方面的关照,向张建强行贿40万元。谢亚龙承认,2006年他收到的第一笔赃款,就是鲁能行贿的20万元。在当时中超联赛山东鲁能主场对阵北京国安的比赛中,他在裁判的选派和执法上伙同南勇给予鲁能“照顾”。鲁能与陆俊之间涉及的比赛分别是2003年甲A联赛山东鲁能对阵四川冠城以及山东鲁能对阵八一振邦,具体行贿数额不详。据起诉书指控,鲁能还在2004年3月20日之前短短10多天两次送了20万元,是通过已病故的山东省足球管理中心副主任马昆送的。

在2005年至2009年期间,黄俊杰从长春亚泰俱乐部多次收受贿赂。一旦在他执法的场次里亚泰队胜或平,他就可以收到“红包”:平一场5万元,胜一场5万至10万元。最终亚泰队7胜3平,一共给了黄俊杰人民币64万元。

1999年下半年到2000年,当时身处甲B联赛的江苏队为了得到裁判的关照,先后四次送给张建强8万元。此外,江苏还曾向黄俊杰先后行贿35万。

在2007年中超河南建业主场对长春亚泰的比赛中,黄俊杰接受了河南建业俱乐部为保级提出的条件。最后河南建业以3-2获胜,事后,俱乐部支付给黄俊杰15万元。

原陕西国力足球俱乐部及其官员李志民为谋取不正当比赛成绩,给予他人不正当利益,进行不正当交易,操纵比赛。

4月24日上午9点,中国足坛反赌案第二波庭审进行,原足球管理中心主任谢亚龙涉嫌受贿罪一按在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根据央视报道的最新情况,谢亚龙的涉案额达到了172万元人民币,起诉书中指控谢亚龙的罪行达到了12项,但谢亚龙本人对部分罪行予以了否认。

上午11点30分左右,央视与在丹东的现场记者王兴义进行了现场连线,后者介绍称,谢亚龙的庭审仍在进行中,根据其最新掌握的情况,谢亚龙受贿罪的涉案金额达到了172万,而公诉方的起诉书中所指控的罪行达到了12项,不过谢亚龙本人对其中一些罪行予以了否认,双方目前在法庭上仍在进行激烈的辩护。[详细]

北京时间4月25日,中国足坛反赌系列案件今日进入第二庭审日。原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足协副主席南勇受贿一案,于八点半在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1法庭开庭审理。目前,公诉机关大约指控了南勇17项犯罪事实。其中更多地涉及俱乐部升降级、裁判安排“关照”比赛、送名表或钱物等事件。南勇总计涉案数额148万元。

据介绍,南勇精神状态不错,目前对罪行认定和证据基本没有异议。人称“铁血”的南勇平常不苟言笑,管理手段强硬。口碑良好,行事果断。2010年1月,足坛“反赌打黑”开始后,南勇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假球“毒瘤”不除,中国足球就没有希望。[详细]

12月21日晚间19时05分,杨一民低着头走出法庭,面部表情憔悴。为他辩护的律师王树静告诉记者,公诉人指控杨一民受贿125万元,涉案共22起41项,其中包括他收到的部分礼金、购物卡、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scumbagmillionaire.com/,天津泰达加油卡、搬家费、以及多家俱乐部高层所送的“关系费”等。

王树静表示,杨一民受贿最多的是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在2004年20天内两次送给他的20万元。王树静还称,“被关押了一年多,杨一民见到哥哥、姐姐等家人时感伤落泪。作为一个学者型官员,很多涉案细节自己并不清楚属于违法。”[详细]

1997年4月,张建强主管裁判期间,陕西国力为得到裁判关照进入甲B,当时主教练贾秀全在北京市北京体育大学附近送给张健强现金人民币40万元。1997年9月,全国乙级联赛复赛阶段,张健强按照贾秀全要求安排陈超做陕西国力和长春亚泰的主裁判,陕西队1-0获胜,以乙级联赛第三名身份进入甲B。1998年10月底,陕西国力为了继续得到关照,由贾秀全在张健强的办公室送给他50万。

1998年下半年,云南红塔足球俱乐部为了在甲B联赛的裁判选派工作中获得关照从而保级,由时任代理主教练王宝山在昆明海埂基地张建强所住房间送给张建强5万。[详细]

中超公司前任中超公司经理吕锋的涉案金额为145万人民币,其中有5万元是他当时为感谢中国足协副主席南勇,送给南勇的贿赂。

另外140万是他在当中超公司经理期间,授受的当时代理一些中超业务的广州众一体育有限公司的贿赂,广州众一体育有限公司分几次向他行贿,一共金额为140万人民币。[详细]

蔚少辉,圈内俗称“四哥”,在2007年成为国家队领队之前就出手阔绰。原来在此前的12年里,商业比赛成了他的摇钱树;那时,蔚少辉的职务是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开发部副主任。而在领队的职位上,很大程度能决定一位国脚的入选资格。

目前,司法机关已经查明,1995年到2010年期间,蔚少辉利用担任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开发部副主任、国家男足领队的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承办商业比赛机会,得到国家队管理工作和国脚资格,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合计为123万余元。[详细]

陆俊在庭审中,承认了7个犯罪事实,涉及81万元人民币。1999-2003年间,陆俊通过收受贿赂,为相关单位在比赛中谋取便利共计受贿71万元。同时,陆俊又通过自己在足球圈中的人脉关系,为他人牵线万元。

陆俊本人承认,在1999赛季甲A最后一轮比赛中,他帮助沈阳海狮队买通广州松日故意输掉与天津泰达的比赛,从而让沈阳海狮保级。根据张建强供述,沈阳海狮与重庆力帆比赛陆俊任第四官员,张建强授意陆俊比赛下半场晚开场5分钟。最终海狮队凭借外援艾迪瓦多在补时阶段绝杀2-1战胜重庆。而另外一场比赛中,广州松日队最终2-3不敌天津,沈阳海狮在最后时刻保级成功。[详细]

黄俊杰被指控在2005-2009年期间,先后20次收受长春亚泰、河南建业、江苏舜天、北京宏登、长沙金德、重庆力帆6家俱乐部的贿赂,同时在两场国际友谊赛中接受过另一位裁判员周伟新的贿赂,金额达到148万元人民币、10万元港币。

在2005年至2009年期间,黄俊杰从长春亚泰俱乐部多次收受贿赂,共人民币64万元。2007年,河南建业支付黄俊杰15万元。2009年收受长沙金德队3万元、重庆力帆队10万元。同样是在2009年,黄俊杰收受同为裁判员的周伟新贿赂10万元,帮助周伟新在赌博网站上通过对上海申花与澳大利亚悉尼FC队的国际友谊赛投注从而获利。此外,他还收受江苏舜天俱乐部的贿赂35万元,收受北京宏登俱乐部的贿赂1万元。[详细]

中国足协原裁判员周伟新受贿、行贿一案20日下午4点30分,经过2个半小时的激烈辩论终于庭审结束。作为此次公开审理案件的旁听者,丹东市政协委员程国顺走出法庭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诉机关指控周伟新8次行贿、3次受贿。周伟新当庭供认不讳,以自己有主动坦白情节,希望法院从轻处理。据了解,周伟新的律师为其进行了减刑辩护。

程国顺透露,公诉机关的起诉称,周伟新担任裁判以来,多次单独或与别人合作分别给沈阳、长沙、青岛等球队的有关人员行贿8次,由于起诉内容较多,对于具体数额,他已经记不清了。不过总额可能是49万元。另外公诉机关还指控周伟新3次收取某足球俱乐部的钱物,涉及到多少场次也已记不清楚。[详细]

在丹东接受庭审的裁判万大雪,是被成都谢菲联董事长许宏涛供出的。在庭审中,万大雪被指控在2003至2009年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款94万元,其中包括成都谢菲联、陕西国力、河南建业和上海申花等俱乐部的贿赂,2009年足球打黑其中上海申花行贿7万元,不过具体哪场比赛并没有披露。

除去收受俱乐部的贿赂之外,万大雪还在2009年全运会期间收受山东省足管中心、广东省足管中心、上海市足管中心等贿赂共计40万元。[详细]

4月25日中国足坛第二批反腐案今日在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原上海国际球员申思、祁宏、李明、江津等9时在该院第八法庭出庭受审。据央视报道,四人曾在2003年末代甲A收官战中收受贿赂,每人获得200万元,共计800万元。目前,法庭将围绕他们是否受贿、受贿金额等问题进行辩论。

据介绍,只有7家中央级媒体获许进入旁听,全体旁听人员共计37人,且不允许拍摄采访。有若干球迷和粉丝守候在法院门外,见证这四位曾经帮助中国队打入世界杯的功臣受审的一幕。受审的四名国脚颇具知名度,堪称是“偶像级”球员。[详细]

沈刘曦1979年生于武汉,身高1.84米。03年八一队解散后,沈刘曦去了绿城,

生于1962年,曾是专业足球运动员,2002年开始任重庆足球管理中心主任。

网易体育中国足球报道组:高杰 成金朝 许松 刘永 管峻 王映雪 邵峰报料热线发邮件时请将#换成@)给网易提意见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联系方法招聘信息客户服务相关法律网络营销帮助中心

欧洲足坛陷入最大规模打黑风暴 黑手抱怨杰拉德

曾经,中国足坛“假赌黑”满天飞,球迷深恶痛绝。然而,“假赌黑”并不是只有中国独有的。近日欧洲足坛爆出惊天假球案。欧洲刑警组织前日在荷兰海牙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自2008至2011年间,全球共680场比赛 “涉假”,其中380场在欧洲;牵扯国家多达15个、球员、裁判以及俱乐部官员425名。目前,警方已逮捕50人。原来,那些我们看过的所谓“现场直播”,其实也是人家导演好的了?

本周一,欧洲刑警组织在荷兰的海牙召开发布会,宣布他们历经18个月的调查,破获了一个赌球集团。该赌球组织总部设在新加坡,涉及比赛包括世界杯和欧洲杯的预选赛、以及欧洲联赛等多达680场,其中380场发生在欧洲,其余300场在非洲、亚洲及中、南美洲。牵扯国家多达15个,包括德国、奥地利、斯洛文尼亚、英国、匈牙利、荷兰以及土耳其等均有犯罪活动。此外,425名球员、裁判及其他人员卷入其中,警方目前已逮捕50人。

另外,调查人员指出,仅仅对德甲比赛的下注额就高达1380万英镑,共获取利润690万英镑,另有173万英镑被用来向球员和裁判行贿,平均一场比赛用于贿赂的资金达到10万英镑,最高数额是12.1万英镑。

欧洲刑警组织是欧盟27国警察的合作组织。他们的调查结果,如同最近阿姆斯特朗首次承认服用禁药一样,是对体育赛事公信力的沉重打击。据悉,该组织查阅的电子邮件、电线份。参与调查的德国警官阿尔坦斯说:“这只是冰山一角。”该组织负责人罗伯·韦恩赖特则称,调查发现的假球规模是前所未见的,并认为“这是欧洲足球令人悲伤的一天”。“这是一个位于新加坡的犯罪组织发起的活动,通过欧洲范围的犯罪网络进行操作”,韦恩赖特表示,“毫无疑问,这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调查,涉及欧洲假球的犯罪规模也是空前的。我们掌握的证据显示,有组织的假球犯罪活动正在世界足坛泛滥。这绝非是一般的犯罪集团,它的涉案面之广让人感到可怕,我们将继续调查下去。”

这起欧洲足球史上最大“假球丑闻”爆出后,球迷们纷纷打听哪些比赛是“假打”?欧洲刑警组织强调,相关调查仍在进行中,无法透露具体情况。因此不清楚这680场比赛中,有多少是新近揭露出来的假球,也无法断定其中是否包括前几年涉赌的中超比赛。但该组织指出有2场欧冠涉嫌“假打”,其中一场发生在英国,另外也包括世界杯和欧洲杯资格赛。

据《每日邮报》报道,这场比赛发生在2009年9月16日,当赛季欧冠小组赛第一轮利物浦主场1:0德布雷森。虽然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利物浦参与了假球,但这场比赛中的问题是,德布雷森门将波勒克斯基恐怕事先已经被赌球组织收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scumbagmillionaire.com/,天津泰达他需要在这场比赛里确保自己的大门被利物浦至少洞穿三次。当天波勒克斯基的发挥确实糟糕,但并未出现“大球”,而据警方掌握的短信证据显示,操纵赌球的后台老板们,一度对杰拉德在比赛中浪费了一些简单的机会而大为光火。

对于欧洲刑警组织的调查,欧足联一位发言人称,他们将全力配合这次调查,“针对欧洲范围内的假球疑案,我们将全力配合欧洲刑警组织的调查。一旦获得调查详细报告,我们将会仔细研究,并采取必要的处罚措施。”之前,在2009年列支敦士登与芬兰世界杯预选赛假球案中,负责操纵比赛的一波黑裁判被欧足联终身禁赛。

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最近表示,假球是足球运动未来的最大威胁,2009年足球打黑比种族歧视和球场暴力都要大,“我们看一场比赛,比赛结果却已经事先设定了,那么足球就完蛋了。”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天津泰达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别让黑哨误了国足备战–米卢也听说足协“打黑”

“对于中国足协在打黑中的任何举措,我们都坚决支持,2009年足球打黑毕竟这有助于净化足球环境。”正在北京为国家队今年首次集训做准备的金志扬并不愿“涉黑”,他想的更多的还是国家队:“世界杯赛前,国家队需要一个安定的备战环境,希望这件事情快点有一个了结,别让球队和队员为这事分心。”

刚刚结束休假回到中国的米卢显然也听说了“打黑”的事情。4日晚在机场被问到这个问题时,他把话题转向了世界杯赛上的三个对手:“哥斯达黎加队能以中北美洲小组第一的身份出线,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实力;土耳其队在欧洲杯赛和世界杯预选赛上的成绩也说明他们是一支强队,巴西队就更不用说了。对中国队来讲,最重要的就是在世界杯开始前的这段时间里,怎样做好最充分的准备。”在北京度完周末后,米卢接受中国足协指派,于昨天飞赴广东,为在清新基地参加教练员培训的年轻教练进行培训。之后米卢将在10日赶到香港,就2月份的贺岁杯事宜与香港足总进行协商。有关国家队集训名单一事,也将由国管部在9日前向媒体正式公布。

与教练组坚守岗位相比,“不务正业”的国脚们则轻松了很多。到武汉和成都参加商业活动的江津曲波于根伟闭口不谈足协打黑一事。于根伟表示今年肯定要以世界杯为主:“我们每个人都会尽力在世界杯上向世人展示一下中国足球。”江津也认为,眼下对所有国脚来讲,最重要的就是为世界杯做好准备。“至于其他的,不是我们能想到的。”江南时报李文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scumbagmillionaire.com/,天津泰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