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曝下半年暂停拿地终于圆梦千亿的富力怎么了?

当前,这位全球豪华酒店最大业主依然在为吃下的酒店业务寻找出路。与此同时,高居不下的负债、日趋收紧的融资以及多地项目出货不利,让这位始终想提速的华南五虎不得不斩断对土地市场的投入。

7月29日,富力房产有消息曝出,某房企内部发文《关于要求地区公司确保完成销售任何的通知》,明确要求2019下半年原则上暂停拿地。

《国际金融报》记者根据消息中涉及到的信息多方打听,得知这份文件来自于富力地产。

《国际金融报》记者据此第一时间向富力方面求证,相关负责人表示,没有收到这个消息或者通知,并不知晓。

文件开端直言,今年上半年,整体房地产市场增速显著放缓,销售形势不容乐观,集团销售业绩距离既定的全年销售目标仍有差距。因此,当前各公司最重要的工作是加大销售力度,确保完成销售任务。

开源方面主要为“促销售、抓回款”,全公司上下动员,坚持全民营销,加强促销力度,以完成项目销售目标为第一优先级,在确保销量的基础上追求项目收益最大化。此外,各地区公司成立回款工作小组,所有部门全力配合加快资金回笼,提高回款效率。

节流方面则要求各公司确保资金优先用于工程相关款项的按时支付,保障营销节点达成。此外,2019下半年原则上暂停拿地工作,如遇有优质土地项目等特殊情况,可单独呈报集团董事长审批。

有房企内部人士表示,通常此类文件多会传阅给各地区负责人,最多暂停拿地会通知到投拓条线,但富力此次却选择发给全体员工,其当前处境的紧迫性与严峻性可见一斑。

2018年,富力实现权益合约销售金额约1310.6亿元,销售面积约1018.01万平方米,这也是富力历史上第一次突破千亿大关。“千亿”曾是富力2016年的目标,但其越过终点线的脚步却整整晚了两年。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富力联席董事长张力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9业绩目标为1600亿元。

3月业绩会上,富力方面表示,今年计划推盘项目超过200个,可售货值3000亿元,这也意味着,只要去化率超过5成,富力即可完成业绩目标。此外,富力今年预计将投入400亿元的现金流用于买地。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以公共日期计算,富力半年以来在公开市场共拿地28块,总建筑面积为782.1万平方米,占地面积总计275.5万平方米,成交总价达278.8亿元,其中,仅1月份,富力就拿地12块,近乎两天一块,上半年共消耗掉近七成的全年拿地预算,一位富力的内部员工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富力爱抢热门地块,哪儿热去哪儿抢。

今年以来,富力在成都、海南(楼盘)、淄博(楼盘)等地的多个项目因违规被暂停销售。

5月1日,因为项目大规模破坏了周边的红树林,海南省澄迈县住房保障与房产管理局印发《关于暂停富力红树湾项目商品房销售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决定暂停富力红树湾项目所有商品房销售许可,关停相关公司商品房合同网签系统。

随后,淄博富力万达广场(富力城)项目因商品房买卖合同、全装修明细和全装修样板房拆除等问题引发业主不满,经住建部门多次约谈仍不重视,被暂停该项目的预售资金拨付、合同网签备案和新楼盘开盘。

5月底,成都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决定对成都富力熊猫城项目开发有限公司通报批评,信用记减分,暂时关闭网上签约权限。

截至2019年6月,富力累计总权益合约销售金额为602.2亿元,全年业绩完成率仅为37.64%。按照房企上下半年四六开的比例,富力要实现既定目标的难度不小。

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底,富力短期债务高达523.5亿元,同比增加84.24%。这一情况在今年继续恶化,截至2019年3月底,富力的资产负债率为82.04%,较2018年底的80%上升2个百分点;净负债率也由去年底的180%继续上升。

7月8日,《广州(楼盘)富力地产有限公司关于2019年累计新增借款的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富力的借款余额达到1952.34亿元,较2018年末新增320亿元,新增借款占公司2018年末公司净资产698亿元的比重达45.8%。

新增借款大部分用于偿还旧债,还有部分到期债务选择了续期留存。为此,富力不得不承受较高的融资成本,其下属怡略有限公司今年来发行的几笔优先票据,利率均高于8%。

然而,今年二季度以后,房企融资形势继续恶化,随着一连串资金收紧的消息出现,靠融资“输血”的路越走越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scumbagmillionaire.com/,广州富力

生态环境部通报:富力地产破坏红树林

生态环境部9日在官方微信通报“海南澄迈县肆意围填海、破坏红树林”典型案例:督察发现,澄迈县花场湾红树林自然保护区、盈滨内海不仅没有按照第一轮督察要求进行整改;而且顶风而上,肆意围填海、破坏红树林,性质十分恶劣。

通报称,红树林是热带海洋河口、滩涂上特有的珍贵森林植被,是多种生物生长、富力房产繁衍、栖息的重要场所,是生物链循环中十分重要的独立生态系统。澄迈县花场湾红树林自然保护区位于澄迈县大丰镇,1995年12月经澄迈县政府批准建立,保护区范围包括:花场湾养虾基地大堤外侧成片生长的红树林区,以及花场湾周围自然生长分布的红树林,面积约1.5平方公里。2012年11月国务院批准《海南省海洋功能区划(2011-2020)》,并将该保护区整体纳入海洋保护区,面积约11.47平方公里,要求按照自然保护区要求实行管理。

盈滨内海位于澄迈县老城开发区,海域总面积约5.25平方公里,是典型的潮汐汊道(泄湖)港湾,潮间带分布着多物种天然红树林群落,是重要的海洋湿地。

2017年8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海南省违规填海造地、破坏红树林等问题,海南整改方案明确:严格生态功能区监管,全面恢复修复沿海防护林带和红树林等生态系统。但第一轮督察之后,澄迈县花场湾红树林自然保护区、盈滨内海等区域生态系统不仅未得到修复,反而因开发旅游地产,持续填海造地,红树林遭到进一步破坏。

通报表示,督察组现场查勘了澄迈县花场湾红树林自然保护区、盈滨内海红树林被侵占、破坏的现状,调阅相关文件材料,发现以下几方面突出问题:

一是侵占破坏自然保护区。1995-1996年,海南华侨农场将花场湾7873亩土地以旅游用地名义转让给海南省中大旅业公司等企业,2009-2011年又陆续转手给海南富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力公司)7852亩。海南富力公司权属用地中,有4641.61亩属红树林区域,以及滩涂、鱼塘、海洋等海域,位于海洋保护区范围内。

富力公司在开发红树湾房地产项目过程中,不断蚕食侵占海洋保护区,2016年以来该项目填海侵占澄迈县花场湾红树林自然保护区核心区92亩,至今未恢复原状。根据澄迈县有关部门巡查记录,红树湾项目建设过程中先后5次破坏红树林,累计毁坏红树林约4700株。2019年4月,红树湾项目继续在保护区内填海建设楼盘,以致阻碍潮水交互,致使9.69亩保护区范围内的1582株红树林枯死。

二是长期违法填海造地。海南宁翔实业有限公司滨乐港湾度假区围填海项目位于盈滨内海,第一轮督察结束后,该项目开始围海造地,肆无忌惮填埋红树林4664株,涉及区域面积8.8亩,2017年10月因群众举报被县森林公安局立案侦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scumbagmillionaire.com/,广州富力但到2019年2月,该项目已完成填海,填海面积5.33公顷,致使周边残存的红树林生长环境也受到严重影响,经现场核实,已有1960株红树林枯死。

督察还发现,滨乐港湾度假区项目海洋环评报告未提及保护红树林的目标要求,对拟填海区域红树林现状视而不见,但却顺利通过县海洋部门的审批,进而“骗取”海域使用权。此外,2015年以来,红树湾项目在花场湾自然保护区内持续违法填海造地约460亩,并占用大片自然岸线,用于建设高层住宅。其中,第一轮督察之后,持续违法填海造地约122亩。

三是调整规划为旅游地产让路。针对红树湾项目侵占花场湾红树林自然保护区问题,澄迈县不仅没有及时制止、督促整改,而是在总体规划修订时将保护区土地调整为建设用地和其他用地,以使红树湾项目合法化。2018年12月《澄迈县总体规划(空间类2015-2030)》已将红树湾项目填海侵占的保护区核心区部分区域调整为农用地和旅游建设用地。

澄迈县不在加强红树林保护上下功夫,却在撤销保护区、减少保护区面积上花力气。2015年以来,澄迈县多次召开会议研究讨论申请撤销保护区、调整保护区范围来代替整改,为红树湾项目开发“量身打造”方案。2017年以来,澄迈县先后向省林业厅、省生态环境厅申请调整澄迈县花场湾沿岸红树林自然保护区范围和功能区,但均未获得批准。但澄迈县2018年12月擅自按《澄迈县总体规划(空间类2015-2030)》执行,实际已违规调整了保护区范围、土地性质,为旅游地产开发铺了路。

四是执法不力监管缺位。2015年5月底以来,红树湾项目涉及的15个区块住宅和高尔夫球场等建设内容未批先建、未验先投,但当地有关部门未予制止。针对红树湾项目非法侵占保护区的问题,县林业部门虽然要求恢复原状,但至今没有落实;针对建设项目直接破坏红树林行为,县森林公安局只对施工人员进行立案起诉,未涉及红树湾项目管理人员;针对富力公司违法填海建设并导致9亩红树林枯死的问题,当地公安机关至今尚未立案调查。

2017年以来,海南宁翔实业有限公司和海南博克森置业有限公司持续在盈滨内海非法实施抽砂填海,县海洋部门只要求停止违法行为,只对两公司分别处以3万元和4万元罚款,但填海行为仍在持续进行。县森林公安局虽对海南宁翔实业有限公司毁坏红树林问题以立案侦查,但调查不清、疑点重重,2019年5月省森林公安局又指派澄迈县公安局重新查办。

五是督察整改敷衍应对。2017年8月第一轮督察期间,中央环保督察组曾5次交办红树湾项目违法填海造地、侵占海岸线、破坏红树林,以及生活污水和建筑垃圾污染环境问题,澄迈县没有全面排查,没有调查核实,整改敷衍应对、弄虚作假,上报的公开查处情况严重失实。2019年4月底至5月初,根据中央领导同志批示要求,生态环境部现场调查媒体反映富力公司破坏红树林问题期间,澄迈县政府主要领导及林业等部门仍然百般应付,甚至提供“红树林枯死是因为病虫害”等不实结论。

谈及原因,通报指出,澄迈县委、县政府政治站位不高,责任意识不强,长期以来轻视生态文明建设,对第一轮中央督察交办问题,蜻蜓点水,敷衍应对,对问题一带而过,不愿为、不敢为,没有真正对自然保护区、海岸带督察整改工作动真碰硬,监督管理形式化,督察整改走过场。直至2019年4月媒体曝光红树湾红树林枯死、中央领导作出指示、生态环境部介入调查后,县委、县政府才引起重视。

澄迈县海洋、林业、环保等部门在明知相关项目严重违法的情况下,仍然“以罚代管”“一罚了之”,对违法企业简单罚款,不痛不痒,不仅未解决问题,反而进一步助长了企业的侥幸心理,导致违规填海造地、破坏红树林等情况频频发生,生态破坏严重,群众反映强烈。

通报还指出,海南省海洋部门对海域使用把关不严,未认真核实,即给予宁翔公司填海项目围填海指标;对澄迈县花场湾红树林自然保护区长期疏于监督,导致保护区不断受到蚕食。省林业部门未调查核实花场湾海洋功能区划,对保护区监督指导不到位。省规划部门对澄迈县总体规划审查把关不严,对澄迈县擅自将花场湾红树林自然保护区核心区部分区域调成农用地、旅游建设用地的问题听之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