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协规范要俱乐部名称中性化 一方不符合万达呢?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scumbagmillionaire.com/,广州富力

据新华社报道,中国足协拟出台规范俱乐部名称的相关规定。非企业化、中性化成为趋势,不过,“出于兼顾国情及职业联赛发展现状的考虑,若俱乐部名称或简称原为非中性的,但被本俱乐部长期、连续使用,使其名称在足球行业内具有较高知名度,形成俱乐部品牌或在球迷群体中具有普遍影响力的,可在规定时限内经俱乐部向中国足协申请并批准,可将该名称认定为中性名称。”

足协早就计划推动俱乐部名称中性化,之前给出的期限是到2020年完成。相比于具体的实施时间,更让人关心的是中性名称如何界定。职业联赛早期,申花、国安等都是以企业属性嵌入俱乐部名称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企业属性早已被“剥离”,在全国球迷心目中,国安就是坐镇工体的那支球队,申花就是老上海队。现在,足协也终于认可了这样的认知,并没有为了打造百年俱乐部而人为中断一些老牌俱乐部的历史传承,这一点非常值得肯定。

至于哪些老招牌可以归于此类,报道称,“申请此类名称认定的俱乐部应为2004年中超联赛前已经参加甲A或甲B联赛的俱乐部,并连续参赛至今。同时,俱乐部未发生所属地方会员协会的变更。”共有15支球队参加了末代甲A,有14支球队参加了末代甲B,这其中,有的俱乐部已经不复存在,如实德、红塔、冠城、八一、中超球队名称中性化国力、武汉、珠海安平、青岛海利丰等;有的俱乐部辗转迁移,如中远、金德等。在同一地区连续参赛的并不算多,且绝大多数发生过股权更迭。目前尚不清楚,在这一问题上足协会怎样认定。

按照这样的标准,一方肯定是不符合中性名称的要求了,至于万达,则要看足协如何判断。如果万达被简单地视为企业名称,将不符合规定,但在大连球迷乃至全国球迷心目中,万达其实早已和申花、国安一样中性了,将其归于足坛老招牌一类,也无不可。当然,最终的规则还要等足协正式公布,最终的解释也要由足协做出。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隋海涛

新华社:俱乐部名称中性化势在必行 股权要多元化

中国足协官网13日对2018年俱乐部支付工资奖金确认表进行了公示。其中,在天津权健的确认表上,加盖有“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的公章。至此,传得沸沸扬扬的天津权健更名一事在中国足协层面得到公示和确认。

2015年通过收购天津松江而成立的权健俱乐部仅仅存在了3年。如果找不到“接盘侠”,这支球队最终有被解散的风险。

权健俱乐部以如此方式突然消失在中国足坛,对于中国足球和职业俱乐部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警示:过于依赖单一公司和投资对俱乐部而言存在较大危险。一旦母公司出现动荡,俱乐部的未来便飘摇不定。

长期以来,因投资人或冠名商变化而导致俱乐部不断更名、迁徙的例子不少,这跟中国足球的现实紧密相关。由于俱乐部基本没有造血能力,其收益来源主要靠母公司输血,或靠出售冠名权度日。这样,一旦母公司或冠名商出现变化,俱乐部自然只能“城头变幻大王旗”。而俱乐部名称频繁变动,给球迷带来认知、认同的障碍,不利于球队文化建设。

有鉴于此,《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为俱乐部股权的优化和名称的“非企业化”指明了方向,中国足协日前也出台了《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名称规范》(征求意见稿),明确了俱乐部名称中性化的时间表。

而今,权健俱乐部的突然消失和更名,进一步凸显了推进俱乐部股权结构多元化、俱乐部名称中性化的现实性和紧迫性。各俱乐部对此不能再观望和犹豫了,不能再指望俱乐部成为赤裸裸的“广告载体”。而是要看到,俱乐部名称中性化不仅是现实之需,更是长远之计。否则,“短命俱乐部”可能还会出现,百年俱乐部梦想遥不可及。

当然,要努力确保俱乐部的稳定和长久,并不仅仅在于俱乐部名称的中性化和稳定不变,更要在俱乐部经营管理上下功夫,要实行合理的多元投资,形成稳定的投资来源结构;要实行科学、职业的管理,增加俱乐部的营收手段和造血能力。

可喜的是,当前已有一些俱乐部顺应大势,主动更换了中性名称,如“武汉尚文”更名为“武汉三镇”,“包头南郊”更名为“内蒙古草上飞”,“镇江华萨”更名为“昆山FC”。当然,这些还只是低级别联赛的俱乐部,希望中超俱乐部也能积极行动起来,更换中性化名称、完善经营和管理,向着百年俱乐部的目标迈进。

中超球队名称中性化或将加速 3年期限仅为硬标准

昨天,中国足协在武汉召开的职业俱乐部工作会议上,正式公布了2018赛季的一系列最新政策。其中,让外界最为关心的U23球员问题,中国足协规定,2018年比赛中,要确保一名U23球员首发,U23出场人次不少于出场外援人次。对于之前传出保证U23球员每场比赛踢满90分钟的说法,中国足协倒没有做出硬性规定。

事实上,这项规定也不算很“新”,早在2017年5月24日,中国足协就在深夜突然通过官网发布消息,通知各俱乐部做好准备。当时足协的要求是从2018赛季起,中超、中甲联赛俱乐部在参加中超、中甲联赛、中国足协杯赛的过程中,各俱乐部整场比赛累计上场比赛的U23国内(港澳台除外)球员,必须与整场比赛累计上场比赛的外籍球员人数相同。

最终,中国足协颁布的规定与此基本一致,只不过更改为U23球员上场人次不得少于外援人次。具体到每场比赛,首先需要保证有一名U23球员首发。U23球员是否必须踢满全场比赛,中国足协并未具体要求。

U23球员为1995年1月1日之后出生的非港澳台球员。这一政策对大多数球队将有影响,极个别出生于1994年的球员,将面临失去主力位置的危险。在仍然依赖外援的中超联赛,球队想夺冠的线球员的储备量和教练的排兵布阵策略,将会极大地影响比赛。好在,上海的上港、申花和申鑫都拥有一批能力不错的青年球员。

外援方面,中国足协规定,2018年中超球队外援报名数,全年累计报名最多6人,同时报名人数是4人,比2017赛季减少了一人。中甲外援累计报名最多4人,同时报名人数最多为3人。中超、中甲、足协杯和预备队联赛,俱乐部一队赛季报名名单首次报名,或者中期补报之后,最多报名27人。

在出场人次上,中超联赛中,外援累计上场人次不能超过3人,中甲不能超过2人,足协杯若是两支不同联赛级别球队教练,则按照低级别的规定执行。

预备队联赛与中超联赛的U23和外援政策不同,预备队联赛每队上场球员中要有不少于5名的U23球员,且每队同时场上的球员中最多只能有1名外援。如果违反上述规定,则按照球队弃权处理。

此外,中国足协还规定,在俱乐部引援上,上赛季中期开始执行的“调节费”政策继续有效:转会调节费内援2000万元人民币和外援4500万元人民币的标准不变。

会议上另外一个引人关注的内容是,中国足协表示,要通过三年左右时间,逐渐实现俱乐部名称的中性化和非企业化。

中超球队的名称长久以来都是企业冠名,绝大部分的球队都没有中性名字,纵观全球,这种情况其实比较罕见。更为关键的是,随着冠名商的更换,中超球队的名字还随之更改,也令不少球迷头疼。考虑到球迷接受度和传播问题,中国足协的这一政策出来后,不少俱乐部肯定不会等到3年期限到了再去行动,很可能会加快速度。

新赛季的裁判工作中,中国足协表示,中超联赛新赛季全面引进视频裁判,这将有助于减少错误判罚,增加比赛的公平。“国际裁判交流常态化”,则说明明年中超还是会有不少高水平的外籍裁判来执法部分的场次。

此外,中国足协还要求,2019年起中超、中甲俱乐部要有五支不同年龄层次的青少年梯队,中乙俱乐部要有四支不同年龄层次的青少年梯队;每个俱乐部可以引进一名港澳台非归化球员。

J联赛队名值得中超队借鉴 改成中性名需要有文化

1993年J联赛走向职业化,为将“队名”这种无形资产和球队文化结合,使球队不再是私人所有而是集体所有,联赛规定所有球队必须采用中性化命名。如今25年过去了,球队名字已经和球队融为一体。

J联赛给出建议,俱乐部可以以“地域名+爱称”命名J俱乐部。“地域名”+“足球理念”成为最初的标配。人们在一个个充满想象力的队名中,尽情挥洒乡土情怀。清水鼓动、川崎绿茵、磐田喜悦、大阪樱花、仙台七夕和甲府风林等富有诗意的名字在这个背景下诞生。这些名字凝聚着市民情怀,又和实体的球队联动在一起,使球迷们将真实的感情融汇其中。

对中国球队来说,中性的改名方向恰恰应该是借鉴J联赛,而不是粗暴地一刀切改为美式或者欧式。其实,中国足坛并非没有类似J联赛名字的球队,比如刚刚获得冲上中甲的南通支云,这个名字就凝聚着城市的情感。支云塔是南通市的象征,把“支云”融入到球队名字中既有地方特色,又有文化沉淀。

话说,中超球队江苏苏宁的名字很有意思,“苏”是江苏省的简称,“宁”是南京市的简称,对苏宁来说,如果一定要改中性名,那么仿照拜仁慕尼黑改为“江苏南京”倒是个不错的主意,毕竟全称为“江苏南京”,简称就可以是“苏宁”。如果“苏宁”的名字能够保留下来,势必可以给南京球迷带来更多的归属感。

队名中性化应看齐J联赛 广州队差点被命名响尾蛇

球队的名字同样如此,今天你觉得这个企业带来了无数冠军,但只有它抽身离去时,你才明白队名中哪几个字最重要。

新华社上周爆料,为促进职业联赛的健康、稳定和长远发展,中国足协拟出台规范俱乐部名称的相关规定。根据《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名称规范》(征求意见稿),俱乐部名称被要求非企业化、中性化,若在规定时间未能通过足协认证,俱乐部将不被授予或被取消联赛准入资格。

改中性名自2015年《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提出,2016年中长期规划具体布署,2017年联赛会议事前通知,2018年征求意见,并要求2022年完成,此事终于落于实处。

按照中国足协的规范要求,全称中的地域名应为俱乐部所属地的名称或所在城市名称,俱乐部名应为中文,不得超过4个汉字,且不得使用与俱乐部股东企业、实际控制人或关联方相似、相近的发音或汉字。因此,“恒大”、“富力”、“苏宁”等名称都必须更改。

对此,有球迷就不满意了,认为“恒大”二字承载了许多荣誉,七连冠、两次亚冠等等。

有一个专门更新恒大青训消息的微博用户还做了一个调查,不到100人参与,超过60人表示应该保留“恒大”二字。本科作业做个调查,都需要至少2000人的样本,才算及格。

这部分球迷在怼富力的时候,把对方的家底全抖出来,比如最早在沈阳,后来去湖南等等,论及自己,则是根正苗红的广州队血统。到了更名的时候,却把短短的9年恒大时光看得比什么都重要。9年短暂吗?这要看怎么衡量。若以1954年便成立的广州队来算,那这9年,不过其中一瞬罢了。

为什么需要中性名,其实看看每支球队的变迁就懂了。中性名的珍贵,不在于球队的巅峰期,而在于企业撤资、球队无依无靠的时候。

广州队成立于1954年6月,是中国第一支地市级专业足球队。1984年,广州白云山制药厂与广州市体委签约,每年赞助20万联办广州足球队,这是全国企业承办优秀运动队的先河,球队就更名为“广州白云队”。

1993年1月,广州太阳神集团签约广州体委,成为中国首家股份制职业足球俱乐部,因此1993年全国联赛,广州队已经以“广州太阳神”的名义参加,并按照这个名字参加了1994-2000年中国足球职业联赛。

▲1994年广州太阳神队球员彭伟国。图片来源于《战神:广州太阳神足球传奇》

2001年初,太阳神退出,广州队一度面临无人接手的窘境,最终吉利集团接手,球队更名为“广州吉利”。该赛季球队未能成功升级,又因为联赛假球等丑闻,吉利退出,广州队又历经香雪制药、日之泉、广州医药、恒大等控股,球队名字也几经更迭。

这也是为什么广州队的球迷在助威的时候会齐声呐喊“广州队”,而不是名字的其他部分,因为只有经历过这么多年广州队兴衰的球迷才知道,队名中一直没变的是哪几个字。

在俱乐部成立的最初阶段,球迷文化尚未形成,球队在一个地区的影响力也尚未建立,名字几经更迭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

日本联赛与甲A成立时间相近,在成立之初就要求足球俱乐部“法人化”,独立于母公司,其实当时J联赛的前身JSL全部28支球队,共24队属于企业球队,球员职业化,意味着放弃大企业的员工身份和企业福利,依靠足球自食其力。

因此不少企业代表提出异议,认为“为时尚早”。日本联赛之父川渊三郎发表了一段著名的演讲:

“那些说‘为时尚早’的人,即使再过一百年还是会说‘为时尚早’;那些说‘没有先例’的人,就算再过两百年也仍然会说‘没有先例’。”

他认为,说为时尚早的人,只不过是没有干劲罢了,说没有先例,则是没有想法,“工作这项事情,不能为之则是一份挑战,能够为之久应尽力而为……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不为了足球的职业化竭尽全力再努力一回呢?!”

读卖主席坚持要将“读卖”二字写入队名,不惜与川渊反目。为缓和对立,川渊采取了“俱乐部成立五年之内去除赞助企业名称”的折中方案,最终,“读卖日本足球俱乐部”在J联赛成立一年之后,即1994年更名为川崎绿茵。三菱浦和则在1996年2月更名为“浦和红钻”。

相比之下,丰田则主动做出积极表率,“队名中绝不会有‘丰田’二字出现”,球队最终取名为“名古屋鲸八”,“鲸”来源于名古屋市象征虎鲸,“八”则来自名古屋市徽。

也不必担心去除企业化后,没有企业愿意投资。甲府风林位于日本甲府市,人口19万人,1999年球队转入职业加盟J2联赛时,没钱,没球星,遇到了生存危机,“没钱,就找不到好球员,赢不了球。赢不了球,就吸引不来球迷,拉不来赞助。”

各项赛事25连败,连续三个赛季垫底,被称为J2联赛的包袱,甲府是怎么度过这个危机的?“穷尽一切努力为当地做贡献,球员上午训练,下午参加当地的社区、企业宣传,或去小学指导足球训练。渐渐地,当地人开始来球场看球,他们慢慢把球员当成了自己的朋友。”随着球队人气上升,当地小企业、商店开始赞助,“我们就这样被甲府全体市民支撑了起来。”

甲府上赛季从J1降级,本赛季以J2球队身份一路杀入天皇杯八强,最终被亚冠冠军鹿岛淘汰出局,但也创造了队史天皇杯最好成绩。

比如甲府风林,甲府是地名,甲府市位于日本山梨县,战国时代乱世中最强的武田家就位于当时的甲斐国,今天的山梨县。名将武田信玄酷爱《孙子兵法》,因此取了“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的四个尾字作为军旗,即“风林火山”,甲府风林这个名字,就因此而来。

群马草津温泉,则因为群马县的草津温泉就是日本三大药泉;仙台七夕,因为七夕节在仙台有近400年历史,每年都会举行七夕祭。

横滨是日本著名的港口城市,海事船运是城市的特色,因此浓缩出横滨水手的队名;神户同样如此,但队名用“胜利(Victory)”和“船(Vessel)”两个英文单词浓缩成Vissel的组合词,意为“胜利出海,扬帆起航”。

相比之下,中国球队的命名,一方面偷懒以企业名字冠之,即使试图有过中性化的尝试,也是潦草用事。

1994年末,中国足协下属的福特宝足球发展公司曾为全国足球甲级联赛的24支球队制定形象方案,每支队伍的通用名均以吉祥物来命名,更名方案为:

这些队名和所属的城市、地区有特别直接的关联吗?恐怕没有。听到麒麟,很难联想到天津;响尾蛇和广州又有什么瓜葛?

其实,能想出“恒大”、“苏宁”这种寓意深远的名字的企业,难道还会想不出一个不俗的球队名称?只不过看他们愿不愿意为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