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巨星帕维尔·内德维德

战斗,我存在,这就是内德维德。《勇敢的心》是他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正像影片中勇猛的威廉华莱士一样,内德维德就是足球场上钢强的战士。在他的眼神中,几乎有一种像坚冰一样的透彻而坚强的光芒,那是一种对生命的渴求。在他的字典里,没有后退,在他的面前,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对手的球门。冲过面前的一切障碍只为最后致命的一击。

2003年5月14日在都灵那个近乎疯狂的夜晚,当尤文图斯淘汰了皇家马德里晋级冠军联赛决赛后,当所有身穿黑白剑条衫的人都在为胜利狂喜的时候,这个坚强的战士,这个不会被任何伤病击倒的内德维德,却痛苦的趴在了队友肩膀上哭泣。胜利的喜悦似乎不属于他,因为最后时刻的那次犯规,他不能踏上冠军联赛决赛的战场。那是他用全部的职业生涯去等待的时刻,他说不能参加决赛,我宁愿去死。此刻,他眼中的坚冰融化成清澈的泪水,从那天起,我们记住了他的钢筋铁骨,也记住了他的似水柔情。而力量与坚韧在内德维德的身上演绎得这样唯美,这样另人心碎。

此刻我们依然清晰地记得,在刚刚过去的这个赛季,在没有皮耶罗的日子里,正是内德维德用他钢铁般的意志为斑马军团带来了六场连胜,成为了登顶的基石,即使因为疲劳和伤病而咳血,但只要站在球场上,他就会从第一分钟奔跑到最后一刻。当尤文图斯队如愿以偿得夺得俱乐部历史上第27个意甲联赛冠军的时候,没有人怀疑内德维德已经成为了尤文图斯队新的灵魂。尤文图斯的球迷似乎把他们的全部感情都转移到了内德维德的身上。克雷斯维尔而内德维德也成了这一年金球奖的最有利争夺者之一。在欢庆的时刻,内德维德的脸上露出了像孩子般天真的笑容,但在续约之后,夺得了自己第三个联赛冠军的内德维德说,我不需要去挣更多的钱,迭戈阿马亚只希望在为尤文图斯再效力三年,帕维尔·内德维德然后在这里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这个时候人们才突然想起,那个96年欧锦赛上默默无闻的小伙子,现在已经是一个将近31岁的男人了。

1996年欧锦赛上,除了捷克球迷,几乎没有多少其他国家的球迷知道内德维德这个名字。尽管在那以前他已经在捷克斯巴达队获得了三个联赛冠军和一座捷克国家杯的奖杯,但在已经拥有波波斯基、博格和库卡等众多球星的捷克队中,24岁的帕维尔也只有身穿4号球衣出场的资格。打进意大利球门的这个球不仅让内德维德的名字深深地刻在了萨基的心里,也为世界宣告了一位巨星的升起。内德维德在开场后仅仅5分钟就洞穿了佩鲁济把守的球门,捷克队最终2比1战胜了意大利,在这一刻,这个名字也开始走进了中国球迷的视线日,帕维尔内德维德出生于捷克边境小城谢布,和大多数捷克儿童一样,年幼的内德维德希望长大后成为一名冰球明星。但是冰球训练需要巨大的费用,这是他的父亲所不能承担的,于是老内德维德让儿子选择了他所走过的道路–足球。在斯巴达队的磨练为内德维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就在参加96年欧锦赛前一个赛季,他还在30场联赛中打入了14球,这样的表现不仅震惊了捷克国家队主教练乌赫林,也坚定了他将内德维德带向世界足球舞台的决心。尽管捷克队在决赛中负于了德国队,但是这件4号球衣背后的内德维德这个名字却已经成为了很多欧洲豪门目光的交汇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